您的位置 首页 芝麻日语机构

「日语培训」“学校”的诞生

“学校”的诞生

  俞洪敏提出辞职后,正式脱离北京大学,开始了自己的“个体户”奋斗史。当俞洪敏的前途和事业进人生命中最低谷的时候,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“从绝望的大山上砍下一块希望的石头”,于是,心存希望的他在培训市场上开辟了一块自己的天地。

  出走北大后,俞洪敏找到他曾经做过兼职的民办学校东方大学,继续在那里代课维持生计。但是,这样的教书生活毕竟收人有限,面对与日俱增的生活压力,俞洪敏开始思索自己单干的事情。于是,他和东方大学商议,借用东方大学的牌子,自己单独办一个日语培训部.东方大学不但一分钱不用出,俞洪敏还会上交15%的管理费东方大学不用出任何力,只是提供一块牌子就能获得收人,他们自然愿念。这个培训部就是俞洪敏学校的最初发端。

  1991年冬天,俞洪敏在中关村二小租了间平房当教室,外边支一张桌子,放一把椅子,在教室外面的墙上挂起了“东方大学日语培训部”的招牌,29岁的俞徽洪开始了自己艰辛而充满希望的创业生涯。

  “东方大学日语培训部”成立的第一天,来了两名学生,他们试探性地走了进来,看到只有俞洪敏夫妻两人,教室里面只有破桌子、破椅子.再走近看看登记册,上面空无一人。这两个学生一看这情景.自然充满怀疑,以为遇到了骗子.当他们站在那里显得犹豫不决时,俞洪敏赶忙走上前去,凭着在三尺讲台上练就的口才,他说服了这两个学生报名。当送走这两个学生,夫妻俩还在满心欢喜时,这两个学生又出现在了门口,他们感到不踏实,说有些后悔,又把报名的钱拿回去了,夫妻俩都感到了瞬间的失落,但很快他们就恢复了过来,期望着明天能有所收获。

  可是,一天天都在夫妻俩的期望中过去了,培训部还是没有招收到一个学生。很多人都进来看看疵表,看到上边一个人名也没有就离开了,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。俞洪敏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,德天都在思索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最终,他利用中国人从众的心理,在报名表上先填写了几十个假名字,这样来报名的人就会以为已经有很多人报过名了,从而减轻他们的猜疑心理.即便这一招显得不那么光明磊落,但是要养家糊口的俞洪敏实在没有别的出路了。这一招真的奏效了,终于有一些学生来报名了。

  尽管困难重重,但夫妻二人一条心,共同努力将培训部办得有声有色,眼看着培训部一天天好起来.俞洪敏渐渐萌生了自己办培训学校的念头。

  1992年底,俞洪敏下定决心要创办自己的培训学校。不过,要想脱离东方大学自己单干是需要执照的,可当时办学资格审批十分苛刻,要办一所民办学校必须要有副教授以上的职称,但俞洪敏只有讲师的职称,按理说他是没有资格申请独立办学的.为了获得办学执照,俞洪敏开始了他的“长征”,他每个星期都要去海淀区的成人教育办公室,拿包烟坐在那里和工作人员聊天、熟络感情。

  这样过去半年多的时间,成人教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被他的诚心打动了,考虑再三,最终批准了俞洪敏的办学执照,但规定如果半年内俞洪敏的学校有学生前来告状,执照立马被没收。

  1993年11月16日,俞洪敏终于拿到了办学执照,还是在那间不足10平米的平房里,“学校”诞生了。


以上就是 日语培训学校有关于“学校”的诞生的全部内容,更多请关注相关的资讯。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